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丽大家庭---[博客XQH801]

美在人间.丽在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昆明官员聚众淫乱的艳照门始末  

2011-08-12 16:56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导读]多名男女赤身裸体的不雅照,让作为昆明市发改委一把手,胡炜彤还是“弄不清”照片里的“男1号”到底是不是他的部下成建军。荒唐的艳照门不仅拷问官员的私德底线,也对系统内的监督提出了挑战。


转播到腾讯微博
昆明官员聚众淫乱的艳照门始末

插图/阿东

本刊记者/杨正莲 杨洋 史广林(发自昆明)王维博(发自北京)

荒唐的艳照门不仅拷问官员的私德底线,也对系统内的监督提出了挑战

多名男女赤身裸体的不雅照,挂在网上已经8天了。作为昆明市发改委一把手,胡炜彤还是“弄不清”照片里的“男1号”到底是不是他的部下——成建军。

7月31日,一条题为“捡到U盘,疑似昆明发改委官员艳照视频,请纪委收货”的帖子在百度贴吧、天涯论坛和昆明信息港彩龙论坛等网站上疯传。发帖者称,自己在昆明某洗浴中心包房捡到U盘,发现几段自拍视频,并随帖子附带了3张图片。

图片显示,至少有2男1女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,另外还有一人趴在床上只露出下半个身子。这些人中,仅有一名坐在床上吸烟的男子面庞较为清晰,其他人则低头看不清脸。另外两张照片,则是几个赤裸身体的人抱在一起,画面混乱。

发帖人声称,昆明纪检委的官员看到了可以打电话联系他,并留下一个手机号码。

“个人行为跟组织上有什么关系呢,无非他就是我这个单位的人。”8月7日晚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致电昆明市发改委党组书记、主任胡炜彤时,胡仍不愿意提及事件进展,他说:“市里面已经有机构在处理这件事情了,我没有参与处理,所以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两天后,昆明市公安局宣布:成建军不仅参与了聚众淫乱,而且因此被敲诈勒索。


转播到腾讯微博
昆明官员聚众淫乱的艳照门始末

成建军

“当事人”连夜要求删帖

“把那个帖子删掉,我已经报警了!”7月31日23时左右,昆明信息港的电话铃声响起,正在值班的新闻中心副总监韩焕玉接起电话刚冲着话筒说了一声 “喂-”,话筒里就传来一名男子着急的声音。

莫名其妙,韩焕玉觉得这个电话很奇怪。不过,他很快想起当天论坛里的艳照,帖子公布出来的短短几个小时内,网站的访问量一直在猛增。

“我想应该是那个帖子。”8月7日晚上,韩焕玉在电话里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, “当时我就问他是哪个帖子,他说就是彩龙论坛上转发的那个上面有艳照的帖子,就是关于U盘的帖子,他说有人诬陷他,而且他已经报警了,要求我们删掉。”

这次通话结束后,才过了十来分钟,要求删帖的电话再次打到昆明信息港。“你跟这个帖子有什么关系呀?”韩焕玉趁机问了几句,对方说:“那个帖子说的是我,但是那是PS的,我已经报警了。”

在这次沟通中,韩焕玉记下了对方的手机号码,第二天一大早,韩焕玉的同事拨通了电话,并约好当面说明情况。

下午两三点钟,昆明信息港的樊炫如约赶到位于呈贡新区的昆明市发改委采访。与上午对方爽快答应接受采访不同,樊炫在发改委办公楼底下等了一个多小时,采访对象才露面。

“好不容易下来了,他说他要去公安局。”8月7日中午,樊炫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 “他让我们搭他的车,就在路上聊了一会。”

“他一口咬定有人要陷害他。”樊炫说,那天成建军身着白T恤,不失干练而又表情严肃,但又明显心不在焉,有点紧张,就连否认的语气都不怎么干脆利落,“再问就不愿意多说,好像在想些什么事情。”

在去公安局的路上,成建军告诉樊炫,他在7月31日下午3点钟看到网上的帖子。“看到帖子的第一个反应是,有人在诽谤他诬陷他。”然后,成建军就在住宅小区所在的昆明市五华区月牙塘派出所报案,“报案的理由就是他被人敲诈了。”成建军甚至还给樊炫看了一眼报案时所填写的材料和一个7月23日收到的敲诈勒索短信,手机号码归属地显示是湖南长沙。

樊炫在成建军乘坐的那辆捷达车里面,跟他聊了20分钟,就被请下车了。“他说不方便一起去公安局,就让我下了车。”樊炫回忆,当时跟成建军在一起的还有发改委办公室主任邓永斌,他们说是要去公安局录口供。


转播到腾讯微博
昆明官员聚众淫乱的艳照门始末

网上流传的“艳照”

“男1号”究竟是谁?

8月1日,建军节。作为艳照门的疑似男主角,成建军猝不及防地开始了他的公开亮相之旅。不过,公众真正知道他的名字,却破费周折。

尽管当面采访到成建军,樊炫的报道中并没有直接提及成建军这个名字,而是谨慎地表述为,“本网工作人员见到了在昆明市发改委工作的‘艳照门’当事人成某”。随后,羊城晚报、生活新报等媒体记者向昆明市发改委求证时,得到却是否认信息。

8月1日下午4时,羊城晚报记者拨通了昆明市发改委的联系电话,接电话的一位女士听完记者的陈述后,简要且坚决地说:“第一,我们没有这个人;第二,我们已向昆明公安局报案了。”言毕,即把电话挂断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